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新闻 > 西藏察隅8.6级大地震70年:“罪魁祸首”是两条断层-中新网

西藏察隅8.6级大地震70年:“罪魁祸首”是两条断层-中新网

文章作者:admin / 发表时间:2020-08-18 / 点击:

  中新网北京8月15日电 (记者 孙自法)2020年8月15日是中国有记载以来最大地震??西藏察隅8.6级大地震发生70周年纪念日。中国地震局公共服务司组织地震系统专家、机构对该次地震进行科普解读,指出察隅8.6级大地震的“罪魁祸首”是墨脱断裂带、阿帕龙断裂带这两条断层,强调要持续推进地震科技创新,通过科技进步减轻地震灾害风险。

  中国有记载以来最大一次地震

  1950年8月15日,北京时间22时9分34秒,一场8.6级的大地震使安置在全世界86个地震观测站的地震仪摆针剧烈摆动。剧烈的地震信号最初让美国科学家认为地震发生在日本,而日本科学家一度认为发生在美国。

1950年察隅大地震形成的各种地面破坏(西藏自治区科学技术委员会,1989)。中国地震局公共服务司 供图

  不过,这次大地震真正的震中,就位于青藏高原东南部的察隅、墨脱之间。这是中国有记载以来发生的最大的一次地震,震源深度18公里,极震区烈度达12度。地震袭来,整个雅鲁藏布江河湾地区和米林、林芝、波密等27地都被卷入这场灾难,并波及邻近的印度境内多地。

  此次地震造成大规模的崩塌、滑坡、泥石流,喜马拉雅山40余万平方公里大范围内的地形地貌瞬间面目全非,雅鲁藏布江在山崩中被截成4段,房屋及各类建筑物倒塌导致人畜伤亡惨重。据宏观考察资料统计,这次地震造成中国境内约1800人罹难(据档案史料记载统计约2400-3300人),印度境内估计1500人罹难。

  察隅大地震1年后,巨震再次袭击西藏。1951年11月18日当雄北发生8.0级地震,在广阔的羌塘高原上沿崩错断裂带形成一条全长81公里的地面破裂带。新中国成立以来仅两年多时间内,西藏接连发生两次8级以上地震。

  确定“罪魁祸首”是两条断层

  中国地震局第二监测中心谢超副研究员分析说,察隅8.6级地震发生在东喜马拉雅构造结地区,是印度板块与欧亚板块碰撞、汇聚的南缘部位。

  研究表明,在高强度的构造挤压应力作用下,察隅地块内部表现出非常强烈的构造隆升和地壳水平缩短(也称察隅变形带),察隅大地震就发生在察隅变形带内。“1950年察隅8.6级地震的发震构造不是一条断裂,至少有两条断裂参与了破裂”。

  据山东省地震局宣教中心介绍,青藏高原在印度板块向欧亚大陆板块的俯冲带前缘,地壳活动剧烈。自有史料记载以来,仅8级以上的大地震就发生6次,地震频度高,强度大。70年前发生察隅大地震的藏东南地区,位于印度板块与欧亚板块俯冲碰撞的东北犄角地区,更容易积累应力,构造背景十分复杂,地震更是频繁。

  受限于当年的科技水平、人力、自然条件和调查时间、范围等因素,虽然地震科研人员克服困难,陆续对察隅大地震展开研究探索,但地震专业考察难以深入进行,所获资料仍然不够全面、系统。

  20世纪80年代,随着中国社会经济和地震科技的发展,对全国8级以上大地震进行进一步总结调查的时机成熟,地震专业考察开始启动。1985-1986年,西藏自治区科学技术委员会、国家地震局科技监测司共同主持察隅、当雄两大地震的现场考察,并成立“西藏察隅、当雄大地震考察队”。

  考察队风餐露宿、跋山涉水并克服高原环境困难,历时两年、野外现场考察行程两万多公里,通过深入地震现场科学考察,取得大量第一手资料和珍贵震灾照片,逐渐揭开察隅8.6级大地震的神秘面纱。

  通过现场考察和追踪强余震,发现察隅8.6级大地震的“罪魁祸首”是两条断层:墨脱断裂带和阿帕龙断裂带,两条断裂带在墨脱、背崩附近交叉重叠。在印度板块持续向欧亚大陆俯冲的过程中,持续不断的应力在此处积累,积蓄超过极点,爆发了地震。

  考察队通过全面的调查认为,这次地震极震区在墨脱县格林、地东一带,地震烈度为12度,面积约3800平方公里,地震的强有感范围达21万平方公里。

  出现罕见“地爆”现象

  谢超指出,察隅8.6级大地震造成巨大的地面地表破坏,其主要形式包括地爆、崩塌、滑坡、泥石流、地面裂缝。其中,“地爆”是地震的瞬间发生地面爆裂,地下的砂石和浊水喷起,喷射高度可达4至5米。这种现象主要发生在震中区的格林、背崩和地东一带,尤以格林最重,地爆喷出物将倒塌的房屋淹没并在格林盆地内形成砂石丘。

  山东省地震局宣教中心称,察隅8.6级大地震出现的地爆现象非常罕见,在地爆最重的格林,巨大滑坡与地爆翻起的砂石,把整个格林村湮没,整个格林盆地到处都是地爆后的惨状,变成砂石丘、陷坑密布的荒野。

  此外,大震往往会导致灾害链的产生,察隅8.6级大地震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古乡湖的诞生:

  这次地震导致墨脱北约60公里的波密县古乡沟上游发生大规模冰崩、雪崩和崖崩,形成40米高的堰塞坝。1953年夏天,古乡沟连降大雨并持续高温,大量冰雪融化,堰塞坝被洪水冲决,爆发特大型黏性冰川泥石流,1000多万立方米的泥砂裹挟着重达数百吨的巨大石块冲出沟口,川藏公路被淹没,冲出的洪积扇塞断帕隆藏布江,形成古乡湖。此后,古乡沟频发泥石流,至1973年已多达600余次,体积达1亿余立方米。

  推进地震科技创新减轻震灾风险

  中国地震局公共服务司指出,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一穷二白”相比,地震科技如今有了翻天覆地的发展和进步:密布全国的地震监测网络能及时捕捉地震,实现国内地震2分钟自动速报;发布实施全国第五代地震区划图,普遍提高全国抗震设防要求;建设国家、省、市、县四级联动的地震灾情速报平台,震后0.5小时内提供震灾快速评估结果,1.5小时产出地震烈度图。

  对于人员难以进入的地区,可利用无人机、卫星遥感影像进行震后早期的震情考察;对地震形成的堰塞湖,也有科学的治理方案;作为世界首个研究“从地震破裂过程到工程结构响应”全链条的地震科学实验场,正在建设的中国地震科学实验场将大大推进地震科技进步和地震灾害风险防治。

  面对日趋严重的地震灾害风险,下一步,中国地震局将大力推进地震科技创新,为提升全社会地震灾害风险防治能力提供坚实基础和核心支撑;继续增强地震监测预测预警能力,加快推进国家地震烈度速报与预警工程,进一步提升地震预警信息服务能力;着力实施地震灾害风险调查和重点隐患排查工程、地震易发区房屋设施加固工程,推进减隔震等技术应用;推进实施国家地震科技创新工程,不断加强中国地震科学实验场建设,努力把握地震形成和发生演变的机理与规律,推进自主创新与成果应用,不断提升防震减灾的科学化、专业化水平;向公众广泛普及防震减灾科学知识和应急避险、自救互救技能,全面提升全社会防震减灾意识和能力。

  中国地震局公共服务司表示,回顾1950年察隅8.6级大地震和科学考察的艰难历程,虽然无法阻止地震的发生,却可以努力将地震灾害风险降到最低。(完)

【编辑:姜雨薇】



Power by DedeCms